为什么CEO的工资那么高?

原创 PC4f5X  2021-02-04 09:41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成功的首席执行官们(CEO)的工资似乎永远在上涨。但是,为什么他们能赚这么多钱?CEO们一直都是这么高薪水吗?

1月6日,周三的下午5:30左右,人们刚刚结束2021年的前34小时工作。仅34小时的工作时间,英国顶级公司的CEO们所获得的薪酬,已经相当于一名英国普通工人的全年收入。

根据伦敦独立智库高薪中心(High Pay Centre)的研究,富时100指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的年薪中位数为360万英镑(约490万美元),是全职员工年薪31461英镑的100倍以上。CEO中薪酬最高的是蒂姆·施泰纳——在线商城奥卡多的首席执行官。2019年,他的年薪为5870万英镑,是该公司员工平均工资的2605倍。他一天的工资,抵得上员工一年工资的七倍。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情况更加极端。华盛顿特区的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做了一项分析。分析结果显示,美国350家最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2019年的平均收入为2130万美元(约1690万英镑)。这一数据,让CEO与员工的薪酬比达到了320:1。这个比例,是1989年的五倍还多。

与此同时,疫情更是加剧了全球的不平等现象,低收入人群面临更高的健康风险、失业以及幸福感下降等问题。随着社会各界越来越意识到“基础工人”的重要性,这些差距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相比其他就业人员,基础工人往往拥有的就业权更少,工资也更低。

但是,顶级老板们却继续赚着大钱,这样的事实让人们愈发困惑,也让人们对他们的超高薪酬愈发不满。当这些深层次的不平等现象逐一被揭露时,许多人忍不住问,这些高薪职位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以及他们是如何获得这样的权力的?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疫情之后,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吗?

“价格导向的薪酬”之根源

高管薪酬差距的根源在于美国的里根政府和英国的撒切尔政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提出的政策。他们的政治理念带来了监管的放宽,公共部门私有化以及自由市场资本主义。里根和撒切尔政府也都不太看好工会,这也最终导致这些机构失去为员工争取权益的能力。

伦敦经济学院的高管薪酬专家桑迪·佩普说:“如果回到那个年代的初期,你会很自然地发现,公司的整体绩效评估系统中,也包括高管的工作绩效评估。这个常见的体系会评估公司里每一个人的薪酬。”本月,佩普发表了一篇论文,以讨论CEO和普通员工之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收入差距。

但是佩普还说,当高管的薪酬与股价挂钩时,原来的这套体系便“土崩瓦解”了,并且在逐渐盛行的新自由主义制度之下,“基于资产的薪酬”开始兴起。佩普分析了自2000年以来的富时100指数公司的数据。结果显示,所有员工的薪酬平均每年增加3%,而CEO的薪酬平均每年增加约10%。

佩普说,这背后的逻辑是CEO的薪酬跟公司的财务表现挂钩,因为他们是公司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所以,除了基本工资之外,CEO们还可以获得与绩效相关的奖金和股票期权(股票期权允许他们以给定价格购买公司股份)。奥卡多首席执行官施泰纳的2019年薪酬组合中,包括一笔5400万英镑的奖金,因为实现了五年“增长激励计划”,该计划基于富时100指数来衡量公司的股价增长。(奥卡多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在英国,个人企业的比例正急速下降。股东的权力越来越大,他们对股价增长的需求,带来了CEO们的高薪酬,而董事会则对这样的薪酬毫无异议,因为他们更着急于取悦投资者。

国际高管薪酬咨询公司Farient Advisors的首席执行官罗宾·法拉科尼也认同这种“价格导向的”薪酬。她说:“如果你有一个好的CEO,那么乘数效应将是巨大的。所以,从原则上讲,绩效平平,工资也一般,绩效突出,工资也突出,这样的结构是合理的。”

如履薄冰

但是,实际上,CEO薪酬的计算系统更加复杂。公司主要依赖薪酬委员会,而这个薪酬委员会由董事会成员和其他公司高管组成,他们每年聚在一起开一次会。

前首席执行官与“The CEO Pay Machine”一书的作者史蒂文·克利福德表示,除了对过去经验和绩效的传统评估之外,委员会在评估薪酬时还有关键一步——基准比较,即确定CEO的薪酬跟其他相似公司CEO的薪酬相比,是怎样一个情况。克利福德写道,通常,这个总和会排在前50%,前25%或前10%,因此薪酬水平会持续保持或提高。

2010年发表在《金融经济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总结称,薪酬委员会体系正在加速薪酬膨胀,“因为这些同水平的公司为CEO的高水平薪酬提供了合理解释”。

接着是奖金,大家一致同意使用奖金作为衡量绩效的一种方式,要么根据财务指标提高奖金或在特定目标达成时一次性给予大笔奖金。

但是在工人代表看来,基础工资和奖金的计算流程都存在问题,因为董事会不可能冒险去惹怒一个可以随时离开的公司领导者,所以他们会一再为CEO加薪。

英国工会联盟的高级政策官珍妮特·威廉姆斯认为,薪酬委员会通常直接向CEO汇报,因而这个体系缺乏公正,需要改革。她说:“我们需要摆脱与绩效挂钩的薪酬体系,正是这样的薪酬体系导致薪酬水平不断上涨。”

事实上,佩普认为,经验证据表明,薪酬与公司财务指标之间最显著的联系不是财务绩效,而是公司的规模——公司规模越大,钱越多。佩普说:“公司越大,CEO的工资越高。”

“CEO们是成功的关键”

CEO的高薪酬是否合理仍有待激烈讨论。一方面,自由市场经济学家认为,如果高管薪酬与高管和股东的利益一致,那么它就是合理的。他们认为,如果企业愿意支付这些工资,那么这就是市场对高管的价值认可。

自由主义智库亚当斯密研究所(Adam Smith Institute)的项目主管丹尼尔·普莱尔说:“CEO们是成功的关键。很明显,只有少数人才具备成为顶级公司CEO所需的技能、人格和性情,这些有限的人才当然备受青睐。”

普莱尔举出的例子包括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和特斯拉及SpaceX的伊隆·马斯克等。这些都是从零开始孕育出革命性技术的罕见人才。但是,许多研究人员强调,普通CEO们的贡献被夸大了。这类管理人员既没有创办企业,也没有特别的远见卓识。相反,一家公司的命运,还取决于其他更为重要的因素。

薪酬管理专家戴维·博尔切弗说:“公司表现良好的原因有很多。也许经济或者他们所处的领域正欣欣向荣,而这些跟CEO毫无瓜葛,也许公司是垄断经营。也许,公司的成就是员工的功劳。CEO对一家公司表现的影响通常难以衡量,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他们或许可以用‘才华横溢’为自己正名。但是,他们的才华真就这么稀缺吗?我觉得未必。”

博尔切弗说,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一个说明绩效和薪酬并非总保持一致的典型例子。他说:“在金融圈里,人们总喜欢用能力非凡、才华无双,来作为他们高薪酬的借口。但是在金融危机期间,许多银行一夜倒闭,满目狼藉。这时候,人们才开始发问:为什么他们的工资那么高,为什么金融危机之后他们的工资还是那么高?”

博尔切弗认为,股东、董事会成员和高管之间的“自利旋涡”是CEO薪酬不会下降的原因。他还认为,公众越来越不满的原因也在于此。

“一个巨大的进步”

尽管顶级CEO的工资一直在涨,但员工权益似乎截然相反。尤其是疫情期间冒险在一线的工人,他们的权益却一直在下降。对于许多普通工人而言,CEO们的天价薪酬让他们越来越难以接受。

本月初,英国天然气公司成千上万名员工上演了一场为期五天的罢工活动,以抗议公司的裁员计划以及在新合同中给予员工权益更少的做法。紧接着,工人阶级对这种薪酬差异的不满迅速蔓延。事实上,矛盾已经在2018年爆发。当时,英国天然气公司母公司Centrica的首席执行官提薪44%,获得240万英镑的报酬。

英国天然气公司的32岁员工约翰(化名)说:“这是贪婪,是巧取豪夺。首相的工资都比不上他!他们要怎么解释?你获得这么高的薪酬,不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而是因为你有背景。”(Centrica发言人在邮件中表示,公司当前CEO的基础工资相比前一任CEO低19%,并且在2020年度,CEO和执行董事均未获得年终奖金或年度加薪。)

不过,有迹象表明,CEO的薪酬增长速度至少在放缓。担任投资顾问已有20年的保罗·李说,近年来,在英国,CEO的薪酬水平“趋于稳定”,但是“这些年,CEO的薪酬水平一直保持在400万到500万英镑之间。”

李认为,近期CEO工资增长停滞的原因在于机构投资者和主权财富基金的观念转变。他们是投资了这些公司,但是他们的钱依旧来自公众——养老金和投资基金。他们也越来越意识到这种不断加剧的不满情绪。他说:“这些工资合理吗?客观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问责情绪越来越高涨。一方面是由于大众的舆论,另一方面则是来自政府的压力。”

例如,在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提交的草案《负责任的资本主义法案》建议,对公司股票的出售限定时间,从而试图将公司的重点从短期股东回报转转变为所有利益相关者的长期目标。另外,旧金山和波特兰等城市也逐渐推出一些措施,当公司的薪酬比过高时,公司将被征税,从而以明确的经济激励,来促进更高的社会平等。

在疫情期间,包括波音、万豪国际和普华永道在内的一些顶级公司高管主动牺牲部分薪酬,以避免2020年的公司裁员,尽管很多人批评这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英国智库高薪中心的主任卢克·希尔德亚德说,公司可以采取更加有意义的措施来减少薪酬差距,比如增加董事会会议室中的员工代表、改善公司薪酬数据报告以增强责任感等。接着,公司收入也可以更加均匀地分配给全体员工。

希尔德亚德说:“用相对较小的收入增加来改善普通人的生活,或许具有革命性意义。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希尔德亚德认为,高得令人难以想象的CEO薪酬是社会差距不断扩大的“惊人”证据。“在发达国家中,英国是收入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并且收入不平等也随着高管薪酬的上涨而越来越严重。”他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研究表明,一个不平等的国家往往在社会凝聚力、公共健康和福祉、犯罪水平和教育等方面表现欠佳。不平等现象越是严重,社会越是混乱。

疫情阴霾下,全球经济即将陷入衰退。希尔德亚德认为,人们对“不平等现象的监督”会上升到新的高度。他说,近几十年来,金融行业的地位愈发重要、底薪工作的外包以及工会的减少等,导致不平等差距持续扩大。他补充说:“与此同时,金字塔顶端的富人们不仅财富丝毫未减,反而增长加速。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保持下去的话,社会将更加分裂,工人的日子将更加不好过。”(匀琳)

本文地址:http://www.wuyajiushu.com/6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